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总裁豪门 > 霸总看看我下载 > 霸总看看我最新章节 > 第一章 睡不醒

第一章 睡不醒


作者:莫班班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9:31


    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这件事对于叶凡瑾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了,那就是:赚钱!

    只要能赚钱,不是突破底线犯了法的,她都能做。上至兼职模特直播卖货,下至外卖快递传菜洗碗,没有一件是她会拒绝的。

    周而复始的简单枯燥乏味,就连叶凡瑾都不知道像这样的日子需要持续多久,但就是在这一天,从她收到了范丹丹的消息开始,生活的味道,开始有了一些些细微的变化。

    “叮叮叮”

    凌晨4点,叶凡瑾的手机突然传来了三四条微信,她迷瞪瞪地滑开屏幕,只看见范丹丹的名字突兀得亮着。

    叶凡瑾实在没有力气看清微信上究竟写了些什么,太亮了,刺得眼睛不舒服,下意识地锁了屏,重新转了个身,腿上夹了个大枕头,便又昏睡了过去。

    手机好似不罢休的样子,立马又传来了电话铃声,势要把另一头的人闹醒不可。

    叶凡瑾没有睁眼,接了电话。她侧着头,连拿手机的力气都不想使,索性将手机放在侧脸,低沉地从嘴里发出一声气声,“喂”了一句……

    “叶子!十万火急!救救孩子吧!”电话那头的范丹丹传来焦急的声音,加上她独有的高频率高音调,叶凡瑾皱了皱眉,这也太刺耳了吧。

    “啊?”

    “5点有个活,做婚纱模特。本来约好的女模特昨天食物中毒送去了医院,男模特是商家钦点的,只有今天有空,你行不行,快来帮我救个场!这活我不收你介绍费,只要你搞定,外加给你五百车马费!”范丹丹用了平时两倍的语速,噼里啪啦地说完。

    “不收介绍费?”这时的叶凡瑾些许有些清醒了过来。

    “对啊!千载难逢,只此一次!”

    “你个抠门的婆娘平时就是周扒皮,这次竟然那么好?究竟是什么活……”叶凡瑾说道。

    “不瞒你说,这次的商家还有个童装铺,如果我们的婚纱照拍得好,他们同意将童装铺的宣传照也合约签给我们。我的姑奶奶,现在这个点你让我临时上哪找模特去,我这不就想起你了吗?”

    “废话少说,多少钱?”

    “两千块……”

    当范丹丹说出这个数字的下一秒,叶凡瑾没有一丝考虑地瞬间答应了下来。“我来了……”

    还没挂电话呢,叶凡瑾已经从床上跳了起来,胡乱冲去卫生间。

    挤完牙膏送进嘴里,没有等来熟悉的薄荷清香,怎么是一股子咸咸苦苦的味道?叶凡瑾疑惑地砸吧了一下嘴,好像……有点不对……

    低头看了眼丢在水池子里的“牙膏”,这不是……不是洗面奶吗?

    “阿西吧,为什么现在牙膏都要做成洗面奶的形状,还能不能让消费者好好刷个牙?”叶凡瑾用凉水扑在脸上,又喝了两口水将嘴里的洗面奶吐掉。

    深秋的上海有些凉了,楼下的共享单车密密麻麻停了一排,叶凡瑾扫了一辆,用了毕生最快的骑车速度,飞速赶去了范丹丹的工作室。

    范丹丹这个人吧,是叶凡瑾一年前找兼职的时候碰到的,她有一个小小的工作室,总接一些外包的工作,和叶凡瑾合作了几次,一来二去之后,两人就变成了有些不纯粹的带着利益交易的闺蜜关系。

    其实范丹丹之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至于原名是什么,叶凡瑾早已经忘了。只记得范丹丹跟自己说,这个名字是她找了大师算的,大师说ABB的名字能火,她便冲着能变富婆便改了名。

    叶凡瑾总是吐槽范丹丹不自量力,改了名老是妄想能变下一个范冰冰,而叶凡瑾说,她看见这名再加上范丹丹的脸,她能联想到的只有宋丹丹……

    工作室里,范丹丹和化妆师七仔已经到了,叶凡瑾看了眼时间直冲二楼化妆间。

    “哎哟恩人!你终于来了!”范丹丹一瞧见叶凡瑾的身影,便搂着她迎她进门,极致的谄媚。

    七仔看见了,直接嫌弃地皱着眉,他绕了叶凡瑾一圈,发现了她头上的一把梳子。

    叶凡瑾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出来太急了,梳子断在了头上。”

    范丹丹瞟了眼,数落起了叶凡瑾。“上次为了接个森系服装店的全季拍摄,时间长就让你去烫个羊毛卷,你倒好,为了省钱在小区门口的中年大妈发廊烫了头,羊毛卷变成了奶奶卷,你说你这钱省得有毛意思!”

    叶凡瑾听了也不生气,“那后来我不是还靠着这头奶奶卷接了中老年羽绒服的拍摄?”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还赚到了?”范丹丹问道。

    “那可不!”叶凡瑾带着点小骄傲。

    范丹丹无话可说,到嘴的话给憋了回去。

    化妆的时候叶凡瑾一直犯瞌睡,范丹丹见了,手里拿了罐红牛递给她。“昨晚直播到几点?”

    “两点……”

    “两点?那你才睡了没多久啊!”

    “几乎刚一睡下就被你叫起来了吧……”叶凡瑾连说话都不想使力气,

    “播得咋样?”

    “没流量没人看,直播间里就那十几号人,唱歌跳舞说相声唠嗑,能做的我都做了,就差没脱衣服了,结果还是跑了两个。”

    “脱衣服?”范丹丹眼睛一亮,“我倒不知道你能接受这尺度?你要是肯,我这倒也有个活能给你……”

    “呸!”

    “嘿,说了你还不开心?”

    “范扒皮你少剥削我。”

    “一直以来不是都你自己剥削自己吗?”范丹丹毫不示弱地怼了回去,叶凡瑾没想好怎么回击,头上却传来一阵疼痛。

    是化妆师七仔,他好不容易把叶凡瑾头上的半把破梳子从她头上解下来,实在没了办法,还是扯下来了巨多的头发。

    叶凡瑾捂着头,看着自己“命不该绝”的头发丝,悲伤地哭唧唧说道,“我的LUCY,我的ROSE,你们的命好苦啊!”

    一旁的范丹丹翻了个巨大的小S白眼,“你还真是有空,居然还给头发起名字,你能有那么多名字给它们起吗?”

    叶凡瑾听了后说道,“你不懂,它们都是我远离秃头少女路上的守护者,我得怀念它们,超度它们,我若是不善待它们,它们怎么转世再成为我的新头发?我可不想真的变成秃头少女!”

    “你再这么闲的没事瞎想,头发掉得更快!到时候洗头发的时候,一抓一大把!”

    “呸!范扒皮你是魔鬼吗?别咒我!”

    叶凡瑾说着,拿起化妆台上的一个散粉扑就朝范丹丹那丢了过去,但是很显然,这东西一点分量也没有,空中只飘起了一点点无济于事的散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