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言情小说 > 时间制御者下载 > 时间制御者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时间游戏 第二十七章 江晟来过

第一卷 时间游戏 第二十七章 江晟来过


作者:天晨
更新时间:2020-10-14 00:24:35


    见到夜狼消失不见,又听到外面保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江晟抬头看了白月娥一眼,淡淡地说道:“把衣服披上,别说我来过。”

    说完,江晟也跟之前夜狼消失一样,在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但其实他们只是加速了时间从窗户破开的位置走了出去而已,只不过在正常人的时间流速下,他们这一系列动作基本上都是不到一秒内完成的,自然看起来就像是瞬间消失了。

    几乎就在江晟离开没多久,那两名保安就来到了别墅附近,看到破碎的窗户,他们的脸色瞬间大变。

    当凑到近前,两名保安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蜷缩在沙发上身披着外套的白月娥,他们急忙开口问道:“白总,您还好吗?这里发生什么了?!”

    白月娥闻言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报警,是夜狼......”

    当警察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当听说这次的事件和夜狼有关系,徐丽和沈秦林两人当然是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而白月娥,她此时已经换上了一套长袖衣裤,早就被警员给牢牢保护了起来。

    “你好白小姐,我们是国安调查专员,我们接到报警消息,听说你和夜狼接触了,能和我们讲述一下详细情况吗?”开口的自然还是徐丽,沈秦林基本上都是保持沉默,一个人默默地在旁边观察。

    白月娥显然还有点儿惊魂未定,或者说,她还没能从之前那颠覆了她世界观的诡异现象中回过神来,徐丽等人也不着急,静静地站在旁边等待着。

    这种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会被吓得惊魂未定,难道还不允许别人稳定一下情绪?那也太不人道了。

    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听到白月娥的声音缓缓响起:“我本来,正准备换衣睡觉,谁曾想一转头,他......他就坐在我床边,我甚至没听到任何的动静。”

    “当时我真的吓死了,他就那样毫不掩饰地告诉我打算怎么处理我,怎么杀掉我,后来我拼命地跑到了客厅,如果不是那位保安及时赶到,我恐怕已经......”

    说到这里,白月娥就停止了诉说。

    这可以说是很简洁了,根本不利于警方收集情报,但是现在也不能强求这么多,毕竟也能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之后待白月娥情绪稳定之后,肯定还会被带到警局做更进一步的笔录,到时候再详细的询问也可以。

    “夜狼出手除了苏暖暖之外,从来没有失手过。苏暖暖那是有人相救,可白小姐你是如何......抱歉,多有冒犯,但是职责所在,我必须问清楚,我们也希望尽快将夜狼给抓捕归案!”这时沉默的沈秦林突然开口问道。

    这一开口,就直击问题的核心!

    白月娥张了张嘴,立刻想到了江晟叮嘱她不要暴露他来过,不知怎么的,白月娥就改口说道:“那个人,我认识......”

    “哦?你认识夜狼?”沈秦林闻言挑了挑眉道。

    “对,她是我学习防身术的那个培训中心的一位老师,名叫魏征,因为他带过我们这一课,所以我对他有点儿印象。”白月娥声音逐渐平静地说道,“他很轻视我,仿佛是在享受追逐我的过程,否则我也到不了客厅。”

    “所以我随手拿了个花瓶,假意要砸他,其实只是为了砸碎玻璃。”

    “原来如此。”沈秦林听完点了点头,然后打量了一下别墅四周,出声问道,“不介意我们四处看看吧?”

    白月娥双手抱着一个水杯,轻轻地点了点头。

    随即沈秦林和徐丽两人就径直走上了二楼,进入了白月娥的卧室之中。

    从白月娥的叙述中就能看出与事件有关的地方除了卧室就是客厅了,虽然其他地方也要调查,但是这最重要的地方自然要优先勘察。

    毕竟有些线索,可能过段时间就没有了。

    一进入卧室,关上了门,沈秦林这才一边观察着卧室的结构,一边出声问道:“你觉得她嘴里说的话,可信吗?”

    “她有所隐瞒,这是肯定的。”徐丽十分确定地点了点头说,“我们调查夜狼这么久了,已经基本确定了他拥有非人的力量,这样的情况下,白月娥即使砸碎了玻璃,夜狼也没道理会被吓走才对。”

    这是沈秦林打开了房内的衣柜,就见到了一件件样式不同的衣服,在最靠边儿的位置,还有着几件看起来十分性感的蕾丝薄纱。

    然而沈秦林仅仅只是扫了一眼过后,就将视线停留在了混杂在众多衣物之中的皮夹克,这件皮夹克正是之前江晟脱下来披在白月娥身上的那件,后来白月娥借着换衣服的空档,将这件衣服放进了衣柜里。

    她很清楚,如果让警察发现她身上穿着一件男人的衣服,肯定会有所怀疑,所以她也十分聪明的将外套放在了她自己的两套皮质衣裙之间,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突兀。

    然而很可惜,她遇到了沈秦林。

    沈秦林盯着这外套看了三秒后,就果断将手伸进了这件外套内部。

    “怎么了?”一旁的徐丽检查完了书桌,见到搭档没有说话,就有些好奇地凑了过来。

    此时沈秦林已经缓缓收回了手,淡淡地笑了一声道:“她确实说谎了,看来是有人将她给救下来的。”

    说完,他就指了指那件外套说道:“这件外套我见过,当时我们审问江晟那小子的时候,他穿的就是这件廉价外套,外套的左袖上已经开始翻皮了,错不了,是同一件。”

    “外套内部还有淡淡的余温,刚脱下来的。”

    徐丽闻言偏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么说,江晟那小子来过?”

    “别忘了,江晟才是负责女子防身术课程的老师,他与白月娥应该很熟才对。”沈秦林笑着说道,“看来就像他当时在审讯室里说的一样,他已经主动跟夜狼杠上了。”

    “那我们......”

    “还是老样子,叫在医院那边儿盯梢的人都打起精神来,一个十几年来都默默支撑的人不可能突然之间就不管了,他一定会回去。”沈秦林答道。

    “为什么不直接去他家里找他?”徐丽有些不解地问道。

    “去了又如何?他既然能从警局的审讯室中逃掉,从包括我们俩在内那么多警察的眼中瞬间消失,难不成我们又去把他抓回来?”沈秦林说着自己都摇了摇头,“那没什么意义。”

    “以现阶段的情报来看,他们那个群体并不都是如夜狼这般的邪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合作的可能。”

    “我们想要了解这个群体,这个江晟或许是一目前唯一一个有可能实现的突破口。”

    “既然警察的权力用不上,那就平等的谈交易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