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修真 > 若茶落花剑影下载 > 若茶落花剑影最新章节 > 验尸(1)

验尸(1)


作者:叶无衰
更新时间:2020-08-22 00:03:57


    木屋外,溪流边

    水流湍急,清澈见底

    在溪边洗脸的叶别秋,一道白光忽然刺向他的眼睛,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把用来做暗器的小匕首正插在水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叶别秋拿起暗器一看,越看越眼熟。

    “这暗器怎么好像在哪见过?”

    叶别秋左手拿着暗器,右手用食指挠了挠下巴,喃喃自语道。

    虽然叶别秋已走出门口,但他还是听得到刘立婷在木屋里的喊声。

    “叶别秋,你不是男人。”

    “叶别秋,你不是男人……”

    叶别秋沉思了一会,暗暗道:“她刚刚点穴的手法怎么那么奇怪,点穴的时候竟让人浑然不觉,若是在平时,别说刘立婷了,就算是南州第一剑客的刘辰来了,也未必能点的住我的穴道。”

    叶别秋虽然已不想再看到刘立婷那张大脸,但此刻也不能不多看两眼了。

    他把暗器塞入怀中,随手捡起地上一颗小石子,掷向刘立婷。

    刘立婷眨了眨眼睛,已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睛干瞪着叶别秋。

    叶别秋走进房间,看了一眼刘立婷,道:“我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老实回答我,我就解开你的穴道,怎么样?”

    刘立婷已来不及多想,一个劲地点头。

    叶别秋竖起食指跟中指,往刘立婷身上一点,道:“你可以说话了,但是还不能动,你现在告诉我,你点穴的功夫是谁教你的,我就给你解开。”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刘立婷厉声说道。

    “那你要怎样才肯告诉我呢?”

    “除非……除非你陪我一晚。”

    叶别秋笑了笑,道:“你现在都这样了,还敢跟我说这样的话?”

    “不然呢?”

    “咳咳,我不能陪你,不过我可以叫别的人来陪你。”

    叶别秋咳嗽了两声,说道。

    “别的人?”

    “对,别的人。”

    “谁?”

    “不知道。”

    “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不知道?”

    “因为我不知道下一个进来的人是谁啊。”

    “你什么意思?”

    叶别秋忽然又朝刘立婷身上点了一下,道:“意思就是……我要走了。”

    “你要走?”

    “对,现在就走。”

    “那我呢?”

    “你现在已被我重新点了穴道,没个两天是动不了的,在这两天之内,肯定会有其他人路过这里,当他们路过这里的时候,看见这里有个赤裸的女子,你说他们会怎样?

    “你……””

    “路过这里的人呢,可能是个相貌堂堂的小伙子、可能是个年过七十的老人家、也可能是个强盗、乞丐、或者是个花柳病人,也不知道这两天会进来几个人,可能两三个,可能四五个、五六个,甚至十几个都有可能。”

    刘立婷脸色已经发白,道:“你……你敢!”

    叶别秋微微一笑,道:“我不敢。”

    说完,他已转身朝门口外走去。

    “——啊,你回来,快点。”

    叶别秋转过身来,笑了笑,道:“哦,对了,你放心,我是不会点你的哑穴的,因为你要是发不出声音来了,那进来的人会很没兴致的。”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就是啦。”

    刘立婷惨白的脸上已经扭曲,险些就要哭了出来。

    叶别秋道:“你说。”

    “教我功夫的是个黑衣人,他教我的这些暗器跟点穴功夫,我都觉得很新奇、很有趣,所以就忍不住学了。”

    “那这个黑衣人是谁?”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对。”

    “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本来就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他是谁,那你又为什么会跟他学功夫?”

    “因为他很懂我。”

    “他很懂你?”

    叶别秋好奇问道。

    “对,他很懂我,简直比我亲爹还要懂我,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我想要什么,他也知道,无论我想做什么,他也都会尽量满足我。”

    “所以说,你们很熟,而且还经常见面?”

    刘立婷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每天都能见到他,一个月里,最多也就见个六七天而已。”

    “那你们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他。”

    “你要去见他?”

    刘立婷的眼神里已充满了惊讶,说道。

    “对,一定要见他,非见不可。”

    叶别秋的眼神十分的坚定,说道

    “唉……”

    刘立婷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你不早点说,他已经走了。”

    “走了?”

    “对。”

    “去哪?”

    “不知道。”

    “不知道?”

    “对,我也在找他,也想问问他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

    “你知道的全说完了?”

    “全说完了,可以放我了吗?”

    叶别秋忽然往刘立婷身上点了一下,鞠躬道:“刘大小姐,我刚刚也是被逼无奈,若是多有得罪,我这给你赔礼啦。”

    “哼哼,辛亏你还有点礼貌,要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

    “既然没事了的话,那我先告辞了”

    叶别秋又作了一揖,说道。

    刘立婷想说话,却发现房间里已没人了,什么动静都没有,只有好几丈之外的一根小树枝在轻轻摇晃。

    原来叶别秋在刚刚说完话的一瞬间,就已走出门口,踏着树枝离开了这里。

    这时,床底下忽然传出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又冷,又硬。

    “好快的轻功啊,果然不愧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半仙叶别秋。”

    说完,床底下的人已慢慢爬了出来。

    是个蒙着脸的黑衣人。

    刘立婷还在望着屋外摇晃的树枝,看着它一点一点的停止,道:“师傅,你为什么要我故意把这些说出来给他听?”

    “告诉他这些,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可是,这些都是实话,你却这样让他知道了,那他会不会……”

    “——呵呵,我就是故意让他知道这些的,我就是要看看他能不能抓得到我,看看他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么神。”

    黑衣人冷笑着,说道。

    刘立婷道:“其实不止他,连我也想瞧瞧师傅的……真面目。”

    “放心吧,过两天会让你瞧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真的?”

    “嗯”

    忽然,木屋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不用过几天,你现在就能瞧。”

    声音温柔且带着某种说不出的磁性,正是最吸引女孩子的那种。

    听见这个声音,刘立婷的瞳孔已瞪得不能再大,因为她听出了这是叶别秋的声音。

    果然,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叶别秋。

    黑衣人冷冷道:“果然呐,我还是太小看你了。”

    叶别秋道:“过奖。”

    黑衣人道:“不过,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什么事情?”

    “你是怎么发现我刚刚藏在这里的?”

    “刘立婷点我穴道的时候。”

    “她点你穴道的时候?”

    “不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刚点我穴道的是你,而不是她。”

    “此话怎讲?”

    “她刚刚站在的是我旁边,而我身上的三个穴道,有一个却是在后背的,一个站在我旁边的人,居然能同时点住我身上的三个穴道,还有一个是在后背的穴道,若是换了别人,我有可能会信,若是说刘大小姐有这样的本事,我是打死也不相信的。”

    “不错。”

    “她不可能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更不可能会有如此之高的点穴手法,更何况这种点穴功夫也只有东海国的人才会,所以,刚刚在我背后点穴的,另有其人,那个人就是你。”

    “所以说,你刚刚做的也都是演戏,你是在故意引我出来?”

    “不错。”

    “——哈哈哈,好。”

    黑衣人突然仰天长笑,说道。

    叶别秋道:“好?好什么?”

    “我很高兴。”

    “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选错对手,你是个很值得交手的人。”

    “过奖。”

    “敢不敢跟我玩个游戏?”

    “游戏?”

    “对,游戏。”

    “你说。”

    “三天时间,未来的三天时间里,看是你先找到我,还是我先杀死你。”

    “若是三天之后,你没暴露,我也没死,咱们没分出胜负呢?”

    “那我就在你面前自刎。”

    黑衣人的语气突然变重,厉声说道。

    叶别秋笑了笑,道:“好,我喜欢这个挑战。”

    黑衣人道:“你就不怕我趁机逃跑?”

    “不怕。”

    “为什么?”

    “因为你跑不了。”

    “——哈哈哈,好。”

    黑衣人又笑了,大笑说道。

    刘立婷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摸不清头脑。

    忽然,黑衣人拿出一个球状东西,往地上一摔,整个屋子突然浓烟滚滚,看不见任何东西。

    等烟雾散去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叶别秋一个人,但他似乎一点也不紧张,因为他已猜出来了黑衣人大概是谁,接下来只要去验证就好了。

    虽然他已慢慢猜到黑衣人的身份,但黑衣人并不是叶无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丁十二的下落,所以他得回秋雨山庄一趟,看看铁双拳他们找得怎么样。

    叶别秋回到秋雨山庄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黑了。

    山庄外的朱漆色大门已经全开,两个表情凶狠的灰衣家仆,正背着长剑在门外看守着。

    看见这两个家仆狰狞的表情,叶别秋就已猜到山庄里肯定又出事了。

    此时,山庄的大厅里已多了十几个人、十几张桌,这些人都是江南的英雄好汉,都是不约而同的来喝不羡酒的。

    本该热闹的大厅里,现在却灯火暗沉、鸦雀无声,十几个人也都脸色沉重,说不出话来。

    桌上的酒杯已经倒满,却没有人喝过一口,桌上的点心已经摆满,却没有人动过一下。

    他们不是不饿,他们不是不想吃,而是他们根本吃不下去,现在就算有桌龙肉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绝吃不下一口。

    如果要问一个家里最让人无解的事情是什么,那莫过于婆婆刁难儿媳妇、儿媳妇虐待婆婆、父亲对儿子生而不养、儿子残忍杀害父亲。

    他们一直觉得丁十二是个非常合格的父亲,丁义礼也是个非常孝顺的儿子,所以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会发生在秋雨山庄。

    但现在确实发生了,在他们眼前发生了。

    叶别秋一走进大厅里,十几双眼睛便立刻盯在他身上,但谁都没有出声,谁都没有做出反应,就好像完全不认识他这个人一样,瞄了他一眼就又重新低下了头。

    “赵堡主、霍帮主、韦老大、秦四哥、李九兄弟,你们这是……”

    叶别秋忍不住好奇问道。

    十几个人又忽然看了叶别秋一眼,谁都没有说话,谁都说不出话来。

    叶别秋这才发现,他们的脸色都非常沉重。

    叶别秋道:“你们是在为丁大哥的事情而着急?放心,我已去过春雷山庄了,虽然还没有什么收获,但起码也知道了这件事情跟春雷山庄没有关系,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一定能找到……”

    “不用了,已经找到了……”

    话还没说完,叶别秋的话就已被坐在大厅最里面的一个黝黑大汉打断了。

    黝黑大汉正是江南赌行里最大的老板之一,韦老大。

    韦老大的地位在他们之中,无疑是分量最重的,所以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敢插一句嘴。

    韦老大这句话一说完,在场所有人的脸色更沉重,头低得更下了。

    已在江湖摸爬滚打多年的叶别秋,又怎会看不出来他们的脸色为何会如此沉重,心情为何会如此低落。

    叶别秋的表情已逐渐僵硬,失声道:“莫非,丁大哥已经……”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回应,因为他们已不必说话,不必回应,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叶别秋只觉心里一阵绞痛,几乎连路都已站不稳了。

    “秋仙……”

    大厅外的走廊里,忽然传过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叶别秋认得这声音,这声音正是秋雨山庄的二庄主,叶一平的。

    叶别秋一转头,如果看见叶一平跟铁双拳在站在外面走廊。

    叶别秋道:“叶二哥,我回来了。”

    叶一平一看见叶别秋,就过来紧紧拉着他的手,道:“秋仙,你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义礼他就……”

    说到这里,叶一平已脸色沉重的说不出话来。

    “少庄主他怎么了?”

    铁双拳黯然道:“丁庄主找到了,可他却已经死了,所有帮主都觉得是丁义礼杀了他,所以把他关在了柴房,等候秋仙回来发落。”

    叶别秋道:“你没说笑吧,丁十二可是丁义礼的亲爹,他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亲爹?”

    “可丁十二确实死了,我们也确实在他尸体的旁边发现了丁义礼的暗器,就在你去春雷山庄的第二天早上,还有的下人亲耳听到,丁义礼前段时间有好几天晚上,都跟丁十二在房间里吵架,吵的很凶。”

    “在哪发现的?”

    “在春雷山山下。”

    叶别秋愣了一下,掏出怀里的小匕首,道:“你们说的暗器,可是这个?”

    这时,也坐在大厅最里面的一个瘦弱男子站了起来,道:“不错,就是这个,这个就是丁义礼的独门暗器。”

    这位瘦弱的男子是江南赵家堡的堡主,他的财力、人力,都略低于韦老大,但也是江南一带数一数二的人物。

    叶一平看了一眼叶别秋手中的匕首,有些惊讶,道:“秋仙,这把暗器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叶别秋道:“春雷山山下。”

    这时,坐在赵堡主隔壁的一个中年男子,也站了起来,道:“叶二哥,你看,现在已人赃俱获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说话的人,正是赵堡主的女婿,同时也是江南最大的帮派之一,“霍丁帮”的帮主。

    叶一平道:“可是……可是他是丁大哥的儿子,唯一的儿子,他怎么可能会杀死自己的亲爹?我想,这其中一定还有误会”

    叶别秋沉思了一会,道:“我倒有个提议,不知叶二哥意下如何。”

    叶一平道:“不知秋仙有何提议,请说出来让大伙听听。”

    叶别秋一字字道:“验尸!”

    叶一平道:“验尸?”

    “不错,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绝不能杀错一个好人,如果单凭几个暗器就断定杀人凶手的话,那未免有点不公平了。”

    这时,坐在大厅最外面的一位老者,缓缓站了起来,道:“叶秋仙说得没错,不能放过,但也绝不能杀错,我支持验尸。”

    说话的老者,正是叶别秋刚才所叫的秦四哥,虽然他没有富甲一方的财力、权倾江湖的势力,但他身上却有一样东西是韦老大他们没有的,那就是侠义之心。

    大部分人在韦老大面前,只有害怕,只会害怕,但在秦四哥面前,有的却是尊重,从心底里发出的尊重。

    秦四哥说完之后,除了赵堡主跟霍帮主之外,所有人都在看着韦老大,似乎是在等他发号施令一般。

    韦老大终于站了起来,道:“好,我也支持验尸。”

    韦老大一说完,大厅里的十个几人都立刻吵吵嚷嚷了起来。

    “对,此事事关重大,还是要弄清楚一点好。”

    “对啊对啊,真正的凶手说不定另有其人呢!”

    “没错,我们应该支持验尸。”

    “应该验,应该验。”

    叶一平道:“好,既然大家都这样说了,依秋仙之见,验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