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修真 > 若茶落花剑影下载 > 若茶落花剑影最新章节 > 木屋里的秘密

木屋里的秘密


作者:叶无衰
更新时间:2020-08-20 21:36:40


    叶别秋跟刘辰已喝了四十七壶酒。

    刘辰拿起白玉酒壶,摇了摇,里面已经空了。

    “秋仙稍等片刻,老夫这就去取酒来。”

    “刘庄主,不必了,在下还有急事要回秋雨山庄呢。”

    “哦?什么事情那么着急?”

    “秋雨山庄的丁庄主已失踪好几天了,我这次来,除了是调查叶无烟的事情之外,还是为了找丁庄主的下落。”

    “丁庄主……失踪了?”

    “不错。”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改日再喝,秋仙若有用得着老夫的地方,也可以尽管开口,老夫一定鼎力相助。”

    “好。”

    其实,在叶别秋走出石室之后,他有太多问题想问刘辰了。

    “叶无烟跟刘辰到底是什么关系?”

    “刘辰跟她夫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

    “为什么刘立婷会用东海国探子专用的飞镖?”

    “东海国的探子在不在春雷山庄里?”

    “最近春雷山庄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他想问,可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发现春雷山庄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奇怪,他忽然觉得这山庄里,肯定也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问。

    丁十二是叶别秋的好朋友,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朋友都保护不了,那他还能做什么?叶别秋现在只想着快点抓到叶无烟,问出丁十二的下落。

    刘辰并没有坚持挽留叶别秋,而是亲自把他送到了门口,约定好了下次一起喝酒的日期,目送着叶别秋远去。

    大门后面,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正凝视着他们,是天管家,原来天管家刚刚并没有离开过,而是一直在亭子附近观察着他们。

    看着叶别秋离去的身影,天管家慢慢缩回门后,已消失不见。

    春天的阳光下,处处充满了勃勃的生机,洋溢着顽强的生命力,在这种阳光照耀下的人,心情也会舒畅许多,踏着下山小路的叶别秋,仿佛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愉悦,说不出的舒服。

    没走多远,叶别秋就听见了身后轻盈而又熟悉的脚步声。

    有个人在身后偷偷跟着他。

    叶别秋有些惊讶,因为他听出了这熟悉的脚步声,身后这偷偷跟着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蕊儿。

    不知道为什么,他听见蕊儿的脚步声之后,心里竟忍不住觉得有些加速,甚至还有些脸红。

    他感觉有些难以置信,因为他已记不起来自己上一次脸红是什么时候了。

    第一次应该是十五岁那年,他与邻家小姑娘偷偷一起去田野里看星星的时候,他记得那小姑娘还主动牵他的手,那好像是他第一次脸红,小姑娘回到家之后,被她爹爹打得再惨,也没有说她跟叶别秋去看星星了,而是说在山里迷了路,晚些回来了而已。

    还有一次是十七岁那年,他鼓起勇气向自己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表白,那时候他的脸简直比猴屁股还红,可惜的是,表白快,被拒绝的更快。现在那女孩子已嫁为人妇了,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叶别秋走两步,身后的脚步声就跟着走两步,叶别秋停下,身后的脚步声就跟着停下。

    “喂,你还想跟我多久啊?”

    叶别秋回过头去,说道。

    站在身后的人,果然是蕊儿,她已换了件青色的石榴裙,外披一件淡青色纱衣,给人一种清雅而又不失华贵的感觉,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掩盖不住她那白皙的皮肤,柔弱的气质。白皙的脸上涂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让粉嫩的朱唇显得更加娇小、可爱。

    蕊儿的打扮,连叶别秋都有些惊讶不已。

    叶别秋见过的美人,可谓是多不胜数,但像蕊儿这样随便打扮就如此清新脱俗的女孩子,还真是第一次见。

    蕊儿的脸上竟变得艳红起来,道“我……”

    “你干嘛?”

    蕊儿红着脸,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原来你不是在跟着我,那算了,我走了。”

    叶别秋已转过身去,悠然说道。

    “哎,等等!”蕊儿叫住了叶别秋。

    叫住叶别秋之后,蕊儿的脸上更红了。

    叶别秋转过身来,道:“又怎么了?”

    “你……真的是叶别秋?”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

    “你怎么了?看你的样子,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蕊儿的脸上已红得不能再红了,道:“我……”

    突然,蕊儿转身往山上的春雷山庄跑去,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站在原地的叶别秋笑着摇了摇头,喃喃道:“唉,真是个傻姑娘。”

    蕊儿走了之后,叶别秋也转身往山下走去。

    他当然知道这个小姑娘的心意了,他比谁都知道,但那又如何?这小姑娘喜欢他,无非因为他是叶别秋而已,若他不是叶别秋了呢?这小姑娘还会这样吗?有谁知道?

    一个人经历多了,难免会看透跟丢掉一些东西,这是谁都避免不了的。

    叶别秋快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忽然有两枚绿色飞镖闪电般向叶别秋掷来。

    叶别秋轻轻一个转身,飞镖就已到了他的手中,被他用食指跟中指夹住。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冰冷的声音。

    “——叶大侠果然厉害。”

    叶别秋听见这个声音之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因为这是他最不愿听见的声音。

    他一转身,果然看见了一张大脸。

    叶别秋只有苦笑,道:“原来是刘大小姐。”

    “叫什么刘大小姐,别那么见外,叫我婷儿就好。”

    “咱们才第一次见面,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

    “你错了,我们已是第五次见面了。”

    “第五次?”

    “对,第一次是你刚来春雷山庄的那晚,第二次是你第二天早上又来了一次春雷山庄,第三次是我去叫我爹爹出来之后,第四次是我已做好饭菜等你的时候,现在是第五次。”

    “刘大小姐记的还真……真清楚。”

    “当然了,你以为我像你?”

    “我……怎么了?”

    “我知道你会一声不吭得就走,所以才在这里提前等你。”

    “等我?等我干嘛?”

    “一个女人在等一个男人,你说还能干嘛?”

    叶别秋已说不出话来,喃喃自语道:“真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你嘴里嘀咕些什么呢,是不是在骂我?”

    “没有,我只是有些发冷,忍不住打了两个寒颤而已。”

    “寒颤?可是这天也不冷啊?”

    “天不冷人,人自冷。”

    叶别秋现在只希望刘立婷能把她的大脸转到另一边去,要不然别说打寒颤了,冻成冰块都不为过。

    刘立婷忽然厉声道:“叶大侠走了都不跟我打声招呼,莫非是不把我当成朋友?”

    “没有,只是一时走得匆忙,所以……”

    “那你就一定是在害怕我,所以才不敢跟我打招呼的,是不是?”

    “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

    “你说你不害怕我,那你怎么证明?”

    叶别秋苦笑道:“证明?这个怎么证明?你教教我。”

    “这个容易,你跟我去个地方就可以了。”

    “去哪里?”

    “你去了就知道了。”

    “好吧。”

    说完,刘立婷转身朝山下走去,叶别秋则在后面跟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叶别秋看着刘立婷的背影,虽然她长着一张大脸,但身材风韵十足,跟那天晚上在竹屋里啼哭的夫人一模一样,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更是让人联想翩翩。

    叶别秋正看得入神的时候,刘立婷忽然转过头来,吓得叶别秋又打了个寒颤。

    “叶大侠,你老离我那么远干嘛?走近一点不行吗?”

    叶别秋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不必了,现在的距离就挺好。”

    “离我那么远,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刘立婷翻了个白眼,说道。

    “我看你不止吃人,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刘立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你可真会开玩笑,我若是真会吃人,那我第一个吃的就是你。”

    叶别秋又打了个寒颤,没有说话。

    春雷山下,落花流水

    鸟语花香,宛如诗画

    两人已走到小溪旁的木屋外。

    叶别秋道:“你要带我去的地方呢?”

    “喏,那不就是吗?”

    刘立婷手指指向小木屋。

    叶别秋仔细瞧了瞧,这几间的确只是普通的木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叶别秋道:“这屋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你进去才知道。”

    “你让我进去啊?”

    “对。”

    “那我偏不进去。”

    “里面真的有东西,你不信啊?我带你进去瞧瞧。”

    话刚说完,刘立婷忽然出手,点住了叶别秋身上的三处穴道。

    叶别秋已动弹不得,他那里想得到,这个刘大小姐最厉害的不是剑法,更不是暗器,而是一手点穴功夫。

    刘立婷拉着叶别秋往屋子里走。

    叶别秋苦笑道:“这是谁家的屋子?我们就这样进去,会不会有人说我们是小偷。”

    “这是蕊儿的家,我一个堂堂的大小姐,难道连她家都去不得吗?再说了,她已经不住这里了,你放心。”

    刘立婷将叶别秋抱了起来,笑道。

    木屋的木门被刘立婷一把推开了,里面布置的简单而又精致,但很多地方都已染上了灰尘,除了角落里的那张小檀木床之外,不止没有灰尘,上面反而还铺了一层柔软的貂皮。

    刘立婷把叶别秋放在床上,熟练地关上木门,并且点上了床边的蜡烛。

    叶别秋只有苦笑,心里只有自认倒霉。

    “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叶别秋忽然说道。

    “什么事情?”

    “既然这里是蕊儿的家,那她怎么不在这里住?”

    刘立婷厉声道:“她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那么多干嘛?”

    叶别秋忽然发现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一个最简单,但是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在一个女人面前提起另外一个女人。

    叶别秋只有苦笑。

    “唉……”

    刘立婷忽然叹了一口气。

    叶别秋道:“刘大小姐为何叹气?”

    刘立婷黯然道:“蕊儿本来的确是住在这里的,但前几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突然说她娘亲病了,把她娘亲带进了偏僻的树林里住,还时不时地要回家照顾娘亲,我们问她发生了什么,她也不说。”

    叶别秋忽然低头沉思,“前几天?蕊儿前几天搬进树林里,丁十二也是前几天失踪,莫非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关联?”

    叶别秋道:“那蕊儿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

    “反常的行为?没有啊,还是一个样。”

    叶别秋点了点头。

    刘立婷道:“别老蕊儿蕊儿的叫行不行,你跟人家很熟吗?”

    “那她叫什么……”

    “她叫何花蕊!”

    叶别秋道:“那天管家呢?他在你家做了多久管家?”

    “大概有……,哎呀,我也忘记了,反正好多年了。”

    “那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没有啊,他跟我爹爹已经那么久了,对我家也一向忠心耿耿,我一直把他当亲叔叔看待。”

    叶别忽然想起刘立婷对天管家呼来喝去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若是真有人这样对待亲叔叔,那可真是大逆不道了。

    叶别秋道:“那我怎么总感觉他有些奇怪一样?”

    “我们为什么总要去聊他们呢?聊些别的东西不行吗?”

    “那你说……聊什么?”

    刘立婷笑道:“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你说还能聊什么?这个不用我教你了吧?你可是人称风流倜傥的叶秋仙,在我面前不用扮猪吃老虎。”

    叶别秋忽然觉得,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不是什么刀山火海,也不是什么陷阱诡计,更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一个长着大脸的刘大小姐。

    叶别秋还没反应过来,刘大小姐竟已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了,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

    刘大小姐卸下衣裳后,露出一身白皙细腻的皮肤、一对雪白坚挺的胸脯、一双雪白细长大腿。她该小的地方绝不会大,该大的地方也绝不会小,韵味十足,但是那张大脸,确实让人不敢恭维。

    叶别秋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因为刘立婷身上有样东西已塞进了他嘴里,又白、又软、又香。

    左边一个塞了,又换右边的塞。

    叶别秋只有苦笑。

    终于,叶别秋在千钧一发之际,冲破了自己的穴道。

    现在,轮到刘立婷想说话却说不出口了。

    她说不出话来,并不是因为叶别秋身上也有样东西塞进了她嘴里,而是叶别秋点住了她身上的穴道。

    “你……”

    “你的穴道一炷香之后就会自动解开,我呢,还有要事在身,就先不陪你玩了,你小心点,别着凉了。”

    叶别秋将刘立婷脱下的衣服,往她身上盖了盖,笑着说道。

    “叶别秋,你这个杀千刀的,挨千刀的,别让我再看见你,要是让我看见你,我……。”

    “你要怎样?”

    “我……我咬死你。”

    “那就等你咬到我再说吧。”

    “叶别秋,你不是男人,你是孬种,你什么都不是……”

    叶别秋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走出门口,走到小溪边,蹲下洗了把脸,漱了漱口。

    虽然刘大小姐让他吃的东西,很大、很香、也很软,但他看着刘大小姐那张大脸,确实是吃不下去,而且他也从不喜欢被人这样强迫。

    叶别秋松了口气,觉得还好自己冲破穴道冲得早,要不然可就真被刘立婷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