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修真 > 若茶落花剑影下载 > 若茶落花剑影最新章节 > 东海探子

东海探子


作者:叶无衰
更新时间:2020-08-20 21:36:40


    刘辰一下子回过神来,眼中依然充满哀意,道:“最后一个黑铁盒子里装的,就是开启狐仙鬼冢的钥匙。”

    此刻,就算刘辰不说,叶别秋也能明白了,为什么他跟刘辰才第一次见面,刘辰就那么相信他,还把他带到了自己藏剑的密室里来。

    因为,刘辰可以说话的人,本来就不多。

    自古英雄多寂寥,一个人在低处时,处处被人看不起,总想着要往高处走,可走到最后才发现,走得愈高,跟上去的人就越少,等发现高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时,再想回头已来不及了。

    “听说叶秋仙跟‘冷面太岁’杨歌吟是有些渊源的,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刘辰忽然问道。

    叶别秋愣了一下,道:“为什么庄主会突然问起这个?”

    “因为杨大侠跟狐仙鬼冢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叶别秋沉思了一会,缓缓道:“严格来说的话,我跟杨歌吟的确算是有些渊源,他的妻子叶琳,就是我们叶家嫁过去的,不过,这些都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不知他跟鬼冢有什么关系?”

    刘辰左手靠放在身后,右手捋须,道“听说狐仙鬼冢的钥匙就是他留下的,不过,我也不知道盒子里的这把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想请秋仙鉴定一下。”

    “狐仙鬼冢的钥匙是他留下的?。”

    “不错,所有去过狐仙鬼冢的人,没一个能活着出来,就算活着出来了,出来了的人也都变成了疯子,除了一个人。”

    “杨歌吟?”

    “不错,杨大侠不仅出来了,还安然无恙的出来了,可是,当所有人问起他鬼冢里的秘密时,他总是说鬼冢里面没有什么宝藏,其它的都只字未提,还将七把都能开启狐仙鬼冢的钥匙藏起来了,不许任何人进入鬼冢。”

    叶别秋点了点头,沉思道“这样说的话,鬼冢里果然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没有秘密,也只有去过鬼冢的人才知道。”

    刘辰从银铁架上拿出最后一个黑铁盒子,放在地上。

    “七把钥匙已有六把毁了,现在老夫手上的这把是最后一把,秋仙请过目。”

    昏暗的火光下,刘辰缓缓将黑铁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是一根两寸多长的黑铁钥匙。

    钥匙的一端是个小圆圈,显然是用来扭动钥匙的把手,圆圈往下,是密密麻麻的凸点,几乎跟个已缩成一团的刺猬一般。

    一把小小的钥匙竟能做到如此地步,那个研制出这种钥匙跟锁的人,可真是鬼斧神工。

    “这个就是开启狐仙鬼冢的钥匙?”

    “不错,秋仙请过目。”

    刘辰将黑铁盒子递过来,说道。

    叶别秋拿出盒子里的钥匙,看了看,点了点头,道:“这种铁,的确是东海国的极东深处才有,稀有程度也比你制作黑铁长剑的黑铁罕见十倍不止。”

    “如此说来,这把钥匙应该是真的了?”

    “假不了。”

    “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

    “放心将它送给你了。”

    叶别秋惊讶道:“送给……我?”

    “不错。”

    “为什么?”

    “因为我有件事情想求秋仙帮忙。”

    “莫非……你是想让我替你去狐仙鬼冢寻不老药?”

    “——哈哈哈,秋仙,你说这样的话,未免也太小看老夫了吧。”

    刘辰突然仰天长笑,说道。

    “庄主要求我的,难道不是这个?”

    “绝不是!”

    “那是为何?”

    “——叶无烟。”

    刘辰一字一字得说道。

    叶别秋愣了愣,道:“叶无烟?”

    “不错,我想请秋仙帮个忙,若是抓到叶无烟之后,绕他一命。”

    “庄主怎么知道我此次前来的目的?”

    “从你踏进江南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的来意了,与你一同前来的,还有灵城的四大神捕之一,铁双拳。”

    “铁双拳也来了的事情,这个我可未曾对任何人说起过,请问庄主是如何得知?”

    “老夫可还没有到痴呆的地步,能跟秋仙一起去秋雨山庄喝不羡酒的人,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呢。”

    刚踏进密室的那一刻,叶别秋就已感觉得出来,以刘辰的气魄跟境界,绝不会是江湖中名声大噪的大盗,左手剑客叶无烟。

    可他此刻为何替叶无烟求情?难道是叶别秋猜错了,刘辰本就是真正的叶无烟?

    叶别秋道:“我可以答应庄主,但晚辈能不能先看一下刘庄主的左肩?”

    “看我的左肩?为何?”

    “因为叶无烟曾被晚辈一剑刺伤左肩,所以……”

    “所以,你怀疑我是叶无烟?”

    叶别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刘辰笑了笑,道:“好。”

    说完,刘辰拉开胸前衣襟,裸露出上身。

    刘辰看似瘦弱的外表里,竟更加瘦弱,皮肤黝黑,锁骨肋骨都已清晰可见。

    身子虽然看起来已跟个瘦弱的老人无异,但叶别秋依然能感觉得出来他身上的剑气,从他身体本身发出的剑气。

    这种感觉,一般人是感觉不出来的。

    左肩没有伤口,只有一条青色的蛟龙,一条龙头在胸口,身子跨过肩膀缠绕在手臂上的蛟龙。

    蛟龙虽然栩栩如生,但也已随着刘辰的身子,变得瘦弱。

    在别人看来,这只是一条老了的蛟龙刺青,但在叶别秋看来,这条蛟龙跟刘辰一样,锋芒毕露、杀气逼人。

    “好一身刺绣。”

    看见这条过肩蛟龙,叶别秋忍不住赞叹一声。

    “年轻之时随便刺的刺青,想不到居然会得到秋仙的赞赏,也不枉我疼了两个多时辰啦。”

    刘辰缓缓把衣服拉上,眼中已多出几分骄傲跟敬佩之意。

    骄傲的是自己身上的刺青,能让叶别秋看上的东西很少,所以很值得骄傲。

    敬佩的是叶别秋的眼光,在所有人看来,这只是一条破蛟,但又有谁知道,刘辰少年之时,曾找遍了全南州国最顶级的七位刺青师傅,才把这条蛟龙刺得如此栩栩如生。

    叶别秋忽然道:“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不明白庄主既然不是叶无烟,那为何让我放弃抓他。”

    刘辰叹了叹气,脸色沉重,道:“老夫并没有让秋仙放弃抓他,只是希望秋仙抓到他之后,能绕他性命。”

    “刘庄主认识叶无烟?”

    “算认识吧。”

    “你们……是什么关系?”

    刘辰的脸色忽然更加沉重了,道:“他是我的一位……故人。”

    叶别秋道:“你将开启狐仙鬼冢的钥匙给我,就是为了让我绕叶无烟的一命?”

    “不,还有这些。”

    刘辰将另外两个黑铁盒子打开,拿出‘绿竹’跟黑铁长剑。

    “还有这把黑铁长剑,跟这把‘绿竹’,还有这里所有的十八般兵器,都给你。”

    叶别秋道:“都给我?”

    “对。”

    “全部给我,就为了让我饶叶无烟一命?”

    “对。”

    叶别秋笑着摇了摇头,叹息道:“不用了。”

    “不用了?”

    “对。”

    “为什么?难道秋仙不肯帮我?还是说老夫送得还不够多?”

    “够,就是因为你送的太够了。”

    “所以呢?”

    “所以,这些东西请你放回原处,我答应你,不伤叶无烟的性命。”

    “这些东西……你不要?”

    “我不要。”

    “为什么?”

    叶别秋道:“你若是以为这些东西能打动我的话,那庄主未免也同样太小看我了,我帮你并不是因为这些东西,而是因为你。”

    “——我?”

    “对,我敬重的是庄主的为人,我帮庄主这个忙,也是因为庄主的为人。”

    “很好。”

    “很好?”

    “不错,因为我总算没看错人。”

    从刘辰说叶无烟是他的一位故人开始,眼中就已满是哀意,叶别秋想不到,昔日的南州第一神剑,当今威震江南的拳如风,居然也会有那么无奈的时候。

    他跟叶无烟到底是什么关系,竟可以为了叶无烟,连自己珍藏多年的宝贝都不要。

    叶别秋不知道,不过,叶别秋突然发现,这位外表看似十分严厉的老前辈,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冷酷、那么不近人情。

    看似杀气逼人的外表下,更多的竟是寂寞、是孤独、是无奈……

    叶别秋道:“我答应你,饶他一命,不过,刘庄主怎么知道我一定能抓住叶无烟,若是我根本就抓不住他,那庄主这些宝物岂不是都竹篮打水了?”

    刘辰道:“连‘万剑冢’都来去自如的叶秋仙,天下间,怎会有抓不住的人,就算有,也只怕还没出生吧”

    “我的武功远不及‘万剑冢’的剑帅,只不过是轻功好点罢了。”

    “但秋仙的的确确是打赢了他,不是吗?”

    “运气好点罢了。”

    “‘万剑冢’的剑帅,人称北丰国第一剑客,剑术无双,老夫早想讨教一番,怎奈早已封剑多年,不想再剑指江湖,想不到他却被秋仙……”

    突然,刘辰拿起银铁架上的七星蛇鞭,用力一抖,再朝叶别秋一刺,蛇鞭已笔直地刺向叶别秋的喉咙,犹如一把夺命长剑。

    叶别秋没有躲,更没有动,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砰的一声,长剑一般的鞭子,刘辰手上拿着一头,另一头已插进墙壁里。

    鞭子刺进墙壁里,经过的正是叶别秋的脖子往左两寸之处,还差两寸,鞭子就碰到了叶别秋的脖子,还差两寸,鞭子就刺穿了叶别秋的脖子。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刘辰表情已动容地称赞道。

    叶别秋没有动,但脖子左侧的皮肤却已被剑气拂过,忍不住激起一粒粒的鸡皮疙瘩。

    他一直以为,叶无烟的剑法已无人能及,剑帅的剑法更是当世少有,直到现在,他看了刘辰的剑法之后,觉得他们两人简直就是小孩子玩玩具一样,哪还有什么无双剑客的气质。

    刘辰突然用力往回一拉,七星蛇鞭已迅速回到手中。

    “我这一剑跟剑帅比,如何?”

    叶别秋道::“剑帅的剑法虽然闻名北丰,但论快、狠、准,简直连庄主一半都及不上。”

    “当真?”

    “千真万确。”

    刘辰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奇怪,双眼望着墙壁上被刺穿的洞口,似乎是在叹气。

    “我老了,剑术也已不复当年,一剑竟用了五成力才勉强将墙壁刺穿。”

    “这石壁的材质跟普通石头可不一样,刘庄主五成力就能将墙壁刺成这样,也是非同小可啦。”

    “——哈哈哈,秋仙可真是抬举老夫了,想必小女现在已做好了饭菜,咱们何不出去边吃边聊?”

    “好,在下也正有此意。”

    “——请。”

    叶别秋抱拳道:“请。”

    ——砰的一声,石门已重新关闭。

    刘辰跟叶别秋走出密道,踏着花园小路,离开了花园,走向残云亭。

    忽然,石门旁边的一颗梧桐树后,走出一个黑衣人,黑衣人冷冷一笑。

    “——呵呵,刘老鬼藏得可真深呐,多亏了叶别秋,不然老子再找一百年也找不到。”

    说完,黑衣人慢慢退回梧桐树后,已消失不见。

    叶别秋一直以为,只有贤惠的女人才会烧菜,因为像刘大小姐这样性格泼辣的女人,不用伺候父母,更不用伺候丈夫,反而身后还有一大堆下人伺候着她,所以根本没有学烧菜的必要。

    叶别秋错了,因为他刚走到亭子里的时候,就看见石桌上摆满了一桌佳肴,刘立婷跟蕊儿正在桌旁恭恭敬敬地站着。

    ——桂花藕、炒竹笋、东坡肉、蒸鲥鱼、辣子鸡、明前螺狮、糖醋鲤鱼、龙井虾仁、糖醋排骨、冰糖甲鱼、锅烧河鳗……

    除了这些,桌上还放着一个白玉酒壶,两个白玉杯子,两双檀木筷子,两个小碗险些放不进已被挤满的石桌上。

    “爹爹,叶少侠,你们终于回来了,来来来,坐坐坐。”

    刘立婷笑着拉叶别秋坐到石凳子上,倒了一杯酒壶里的流香酒。

    叶别秋有些不知所措,苦笑道:“这些……是你做的?”

    “当然啦,那么多菜,除了我,还有谁能做得出来。”

    刘立婷轻轻碰了一下蕊儿,道:“你说,是不是啊?”

    “啊?哦哦,是啊是啊,这些全是小姐做的。”

    蕊儿俏俏把双手缩进袖子里,放在背后,说道。

    “咳咳,你们先下去吧,老夫要跟秋仙喝酒,不醉不归。”

    刘辰咳嗽了两声,说道。

    蕊儿鞠躬道:“是,老爷。”

    刘立婷妩媚笑了,连眼睛都笑了,道:“好,你们先喝,不醉不归,喝完了再叫我回来收拾啊。”

    刘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刘立婷已笑着拉蕊儿离开了残云亭。

    刘辰举起倒满的酒杯,道:“秋仙,请。”

    叶别秋也举起桌前酒杯,道:“请。”

    说完,两人皆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刘庄主,看不出来令嫒还有这……这么好的手艺。”

    叶别秋看了一眼桌上的佳肴,说道。

    刘辰冷笑了一声,道:“她根本连煎蛋都不会,又怎么做得出这一桌子菜来。”

    叶别秋也笑了笑,没有说话,拿起酒壶将两个酒杯倒满。

    过了小半个时辰,两人都已饱得差不多了,一直在喝酒,桌上的菜却还剩很多。

    叶别秋的酒量并不算太好,因为他不是张留玉那样的酒鬼,更不像张留玉那样,每顿都要有酒,一顿没有的话,连饭都吃不下去。

    “——谁?”

    残云亭旁的柳树丛后,忽然传来声响。

    叶别秋已将一根鱼骨头掷去。

    “不要,不要,是我。”

    天管家惊慌失措地从树后走出来,说道。

    鱼骨头没有刺中天管家,这并不是因为叶别秋掷暗器的手法不行,而是还没确认对手该不该杀时,叶别秋不会轻易出手伤人,更不会轻易出手杀人。

    刘辰脸色暗沉,厉声道:“你怎么会在这?”

    “我……。”

    天管家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刘辰语气更重了,道:“我最后再问一遍,你到底说不说?”

    “我说,我说,是夫人让我来的,让我来偷听你们说话,看看你们在聊什么。”

    天管家已被吓得脸色惨白。

    刘辰叹了口气,道:“你下去吧!”

    天管家鞠躬道:“是,老爷。”

    说完,天管家缓缓退回树丛里,慢慢远去。

    叶别秋忽然想起来,第一次进春雷山庄之时,就看见刘辰的夫人,一个人在竹屋里啼哭着,刘辰的夫人说刘辰什么杀千刀的、挨千刀的。

    难道他们二人之间也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还是他们只是一般的夫妻吵架不合?

    或者说,刘辰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叶别秋所想的那样,是传说中侠义无双的剑客大侠?

    叶别秋道:“刘庄主真的相信他说的话?”

    “相信。”

    “可是,我总感觉他有些不对劲。”

    “秋仙可以放心,天管家跟我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相信他的为人。”

    叶别秋望向天管家离去的身影,看了半晌,忽然转过头来,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关于令嫒,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问问刘庄主。”

    “好,但说无妨。”

    “刘庄主可曾请过东海国的人教令嫒武功?”

    刘辰愣了愣,道:“没有啊,秋仙何出此言?”

    “庄主请看!”

    叶别秋从怀中掏出一枚绿玉飞镖,放在石桌上,道:“刘庄主可认得这个?”

    原来,叶别秋那晚跟刘立婷交手的时候,就已觉得有些蹊跷,偷偷藏起来了一枚她的飞镖。

    刘辰动容道:“这是……东海国探子专用的飞镖?”

    “不错,你可知这飞镖我是在何处得到的?”

    “我女儿手里?”

    “不错!”

    刘辰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春雷山庄里有东海国的人,而且他们还在暗中教我女儿武功?”

    叶别秋点了点头,道:“不错,教武功只是其次,我更的是怕令嫒会被人利用。”

    刘辰忽然把目光投向天管家离开的方向,没有说话,但表情已变得十分冰冷。

    叶别秋又一次感觉到了刘辰在石室之中的逼人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