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修真 > 若茶落花剑影下载 > 若茶落花剑影最新章节 > 南州第一神剑

南州第一神剑


作者:叶无衰
更新时间:2020-08-20 21:36:40


    春雷山庄,残云亭内。

    午时,阳光明媚。

    任何人都离不开阳光,就像花儿需要阳光才能茁壮成长,寒冷需要阳光才能变得温暖,黑暗需要阳光才能看见希望。

    叶别秋喜欢阳光,特别是春天里的阳光。

    在他看来,秋天的阳光下,除了农民的秋收外,剩下的大部分就只有寂寥,落木萧萧下的寂寥。

    虽然秋天的景色也别有一番韵味,但他更喜欢春天,因为春天的阳光下,大地总是一片勃勃生机,充满了各种生命的气息。

    一个人只有真正的热爱生命,才能活出希望,活出自己生命的最大价值。

    阳光下,池塘旁,小亭内,秋风萧瑟。

    天管家已把沏好的大红袍茶放在石桌之上。

    “你们全部退下吧!”

    刘辰挥了挥手。

    “是,老爷。”

    刘立婷道:“爹爹,我也要……退下吗。”

    刘辰道:“我说了,全部退下。”

    刘立婷忽然笑了,连眼睛都笑了,道:“好好好,你们聊,我这就下去给你们做饭。”

    话刚说完,她已迈着轻快的步伐,转身朝亭外走去。

    天管家拱手作揖,笑道:“叶少侠可有口福了,咱们大小姐的厨艺,闻名江南,就连跟咱们小姐结婚了一年多的姑爷,也没有尝过一次她的手艺呢。”

    刘辰装作没有听到一样,咳嗽了两声,道:“下去吧。”

    天管家跟蕊儿弯腰鞠躬道:“是,老爷。”

    蕊儿已经转身,正要慢慢离开,但目光还是忍不住一直落在叶别秋脸上,不肯离去。

    叶别秋转头看了一眼蕊儿,蕊儿立马把头扭回,心里怦怦直跳,吓得差点摔倒在亭外的台阶上。

    叶别秋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忽然觉得这小姑娘有些可爱。

    “咳咳,秋仙,这茶怎么样,可还勉强喝得?”

    刘辰握拳掩嘴,咳嗽了两声,道。

    “啊?哦哦,喝得、喝得……”

    刘辰捋须皱眉,道:“蕊儿这孩子,为人挺勤快的,又有种肯吃苦耐劳的品质,只可惜家境不好,从小命苦,前几天还……”

    说到这里,刘辰叹了叹气,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竹林小屋,没有再说话。

    叶别秋道:“刘庄主为何突然对我说起这个?”

    刘辰捋须而笑,道:“老夫纵横江湖几十余载,见过的儿女情长、恩怨情仇,已多得不能再多,老夫都看出来蕊儿的心事了,叶秋仙该不会看不出来吧?”

    叶别秋道:“刘庄主过奖了,晚辈的目光怎敢与庄主相比。”

    刘辰笑了笑,拿起茶壶,将两个茶杯倒至七分满,道:“秋仙,请。”

    叶别秋鞠躬道:“请。”

    “这茶,怎么样?”

    “嗯,入口苦,回甘甜,确实不错。”

    “老夫不懂茶,那么好的茶叶,落在老夫手里真是糟蹋了,不过,幸好现在秋仙在此,这茶也算是遇到个识茶之人,不然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刘庄主过奖了。”

    刘辰缓缓道:“除了这茶之外,老夫还有一样东西要让秋仙看看。”

    叶别秋道:“不知道庄主要给在下看什么?”

    刘辰道:“秋仙见多识广,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狐仙鬼冢’?”

    “狐仙鬼冢?你说的可是传说中,那座藏在东海国极东深处的古城,狐仙鬼冢?”

    “正是。”

    “传说,那座古城是东海前朝古国的皇族留下的,里面有价值连城的金银财宝,天下无双的武功秘籍,甚至是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多少年来,无数人想去古城一探究竟,但都命丧古城,有去无回。”

    “秋仙果然见多识广。”

    “江湖中的传闻,晚辈还是略知一二的,莫非庄主已去过古城?”

    “没有,虽然没有去过,但我却无意中得到了一把开启古城的钥匙,想让秋仙一瞧真假。”

    “好,那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春雷山只是一座小山,山后头连着的,才是一座真正高耸入云的大山,春雷山庄就是依山而建,背靠高山,门前流水,有时,高山上的雾气还会流至山庄内,仙气缭绕。

    他们走出残云亭,踏着一条石子小路,穿过清翠的竹林,竹林在沙沙作响,走进寂静的花园,花园里没有鲜花,只有秋天的寂寥。

    春天的风是温暖的,但叶别秋在这样的花园里,一点也感觉不到,非但感觉不到,反而还觉得有些发冷,因为他不喜欢秋天。

    他不喜欢秋天,但这里却偏偏永远都是秋天,万年不变的秋天。

    花园的尽头是一面高墙,已被枯藤挂满的高墙,高墙靠着山,高墙后面就是山。

    刘辰走到墙边,按下从下往上,从左往右数的,第十二行第十一块墙砖。

    ——轰隆、轰隆、轰隆。

    突然,只听三阵声响,高墙左边的角落里,已有一道石门打开。

    刘辰拨开枯藤蔓,道:“秋仙,请。”

    石门里,是一条又长又暗的石道,阴气森森,寒气逼人,这条路竟是通往山里的,难道这山是空的不成?

    刘辰走进来,朝左边墙壁数了数,按下从下往上,从左往右数的,第六行第十三块石头。

    ——乓的一声,石门已经紧紧闭上,将最后一点温暖跟光芒隔绝在了门外,周围突然寂静了起来,连一点点声音都没有。

    周围很暗,同样也很冷,连叶别秋都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刘辰从怀中拿出一个破旧的火褶子,熟练的把它点亮起来,再借着微弱的火光,按下右边墙壁,从下往上,从右往左数的,第七行第三块石头。

    ——呼,呼,呼。

    突然,漆黑的石道已有了火光,两边墙壁的六尺高处,均装有可以点亮火把的机关,每隔三尺多远就有一盏。

    但机关似乎已年久失修,有些根本亮不起来,所以暗长的石道里,火光也是若有若无的。

    已点亮的火把只能发出微弱的火光,并不能驱散石道里那种冰冷刺骨的阴森寒意。

    这石道里真的有钥匙吗?

    叶别秋不知道。

    有没有钥匙,没人知道,不过,如果要杀一个人的话,这里的确是个再好不过的地方。

    叶别秋没有害怕,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很相信刘辰,即使他跟刘辰是第一次见面,刘辰就把他带到了那么秘密的地方来,他也还是一样相信。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转了几个转弯,他们终于走到一间阴暗的密室里。

    密室不算很大,四周都是冰冷的石墙,每面石墙都有三尺多厚,光滑无比,非人力可以凿穿。

    冰冷的石墙旁,放着三个银铁架子,架子很高,最上面摆放着三个黑铁盒子,黑铁盒子下面放着十八般兵器,刀、枪、剑、戟、斧、钩……

    “秋仙,你可认得这个?”

    刘辰表情冰冷地从银铁架上,拿出一条黑长鞭子。

    他的表情已变得十分冰冷,并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之意,像极了一把已经出鞘了的宝剑,浑身锋芒毕露,跟刚刚在亭中喝茶闲聊的老人,完全是两个样子。

    叶别秋道:“这是‘七星教’教主江雨凡的七星蛇鞭,用的是东海海外黑铁打造而成,无坚不摧。”

    “不错,好眼力,你再看看这个。”

    刘辰从银铁架上的一个黑盒子里,拿出一把墨绿色长剑,表情依然冰冷。

    叶别秋道:“这是把剑,名叫‘绿竹’,是当年‘神剑门’少主白玉城所用,剑身轻薄如蝉翼,削铁如泥、无坚不摧,先不论它的价值,单单因为它的第一任主人是白玉城,就足以让这把剑的名声大噪。”

    “不错,好眼力。”

    刘辰脸上表情依然冰冷,但目光之中已多出几分敬佩之意。

    “你再看看这个。”

    刘辰缓缓拿出银铁架子上,另一个黑盒子里的一把黑铁长剑,看了良久,目光之中已全是说不出的哀意。

    叶别秋道:“这把剑……”

    刘辰道:“怎么?莫非秋仙不认得这把剑?”

    叶别秋摇了摇头,道:“不认得,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把剑,应该是刘庄主的佩剑。”

    “我的佩剑?”

    “不错。”

    “何以见得?”

    “这把黑铁长剑虽然看似平常,但同样也是用东海海外黑铁打造而成,剑长三尺三,削铁如泥,剑气阴寒、杀意逼人,使用它的人,若不是一个剑术通天的无双剑客,那必然会招到反噬,反而被它所伤。”

    刘辰点了点头,把黑铁长剑放回黑铁盒子里,道:“不错,可是,你又怎么能确定,使用它的人就一定是我呢?”

    “因为世人只听说过刘庄主‘拳如风’的绰号,却不知道刘庄主还有另外一个绰号。”

    刘辰缓缓把目光投向黑铁长剑,道:“什么绰号?”

    “南州第一神剑。”

    “不错,不错……”

    这句不错,刘辰已连说了七八遍,但他还是在望着银铁架上的那柄黑铁长剑,眼中已全是说不出的寂寞,说不出的孤独。

    “秋仙,你说人世间最大的悲哀,到底是什么?”

    刘辰眼中已有些泪光,黯然说道。

    “人世间最大的悲哀是什么,这个很难说,毕竟这世上有那么多人,每个人也都有自己不同的悲哀。”

    “比如说呢?”

    “比如说,没钱的人,最大的悲哀是没钱,生病的人,最大的悲哀是生病,残疾的人,最大的悲哀是残疾,年迈的人,最大的悲哀是年迈。”

    “有钱人呢?是不是就不会悲哀?”

    “有钱人也会悲哀,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有钱人虽然也会悲哀,但他们起码能吃饱穿暖,这世上有钱人虽多,但吃不饱饭的人更多。”

    刘辰点了点头,黯然道:“那一个英雄,一个剑客呢,最大的悲哀是什么?”

    “一个英雄,一个剑客,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英雄迟暮、马放南山、冷枪入库。”

    刘辰缓缓点了点头,目光还在望着银铁架上的黑铁盒子,不曾离去,但思绪早已远离了石室,远离了春雷山庄,回到了少年仗剑江湖之时……

    月圆之夜,东海之巅。

    寒风刺骨,惊涛骇浪。

    东海国极东深处的一块礁石之上,二十四岁的刘辰,手拿一柄黑铁长剑,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满脸刀疤的魁梧大汉,东海国第一刀客,柳川壳。

    月光如水,海浪汹涌。

    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柳川壳忽然拔刀跳起,使出一招致人于死地的绝技,‘直捣黄龙’。

    ‘直捣黄龙’是柳川壳的成名绝技,他使用这一招的时候,从来没有试过手,一次也没有。

    所以,他相信他这一次也绝不会失手,绝不会。

    刀锋所到之处,海浪均被划开。

    不,还有礁石、潮水、月亮、空气,似乎都已全部被刀锋划开。

    圆月忽然更亮了,只是没人知道,闪过半空中的光亮,是月光,还是刀光。

    刘辰淡定地拔出手中黑铁长剑,也使出一招他从没有失过手的绝技,‘风卷残云’。

    突然,月亮暗淡了,潮水停止了,似乎连空气都已变得窒息了,周围一点点声音都没有,死亡一般寂静。

    水滴声,从黑铁长剑上传来的水滴声,,只不过从剑上滴落下来的,不是水,是血,柳川壳的血。

    峨眉山顶,残秋,落叶满地。

    冷风卷起满天落叶,打向山巅迷雾之中的两个漆黑人影,二十七岁的刘辰,手拿一柄黑铁长剑,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又矮又瘦的中年人,是广城闻名已久的采花大盗,‘一剑镇东城’段一贯。

    段一贯背负着一把比他身子还要宽的大剑,像背着一块门板似的,起码有一两百斤重。

    冷风呼啸,风中充满了刺骨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一片落叶从树上缓缓落下,像极了一位舞者在空中翩翩起舞,两人都在盯着这片黄叶,似乎已经约定好了一般,等这片黄叶落到地上就一起出手。

    四周忽然死亡一般寂静,似乎连风声都已停止了,只有这片落叶还在慢慢飘动。

    ——叮

    叮的一声,黄叶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两人都已分不清,到底哪片黄叶才是刚刚飘动的。

    不过没关系,因为他们知道,现在是出手的时候了。

    段一贯拔出身后门板一般的大剑,使出一招‘横扫千军’,朝刘辰斩来。

    挥动大剑的时候,满地落叶全被他的剑气扫起,每片落叶都犹如他的剑锋一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满天黄叶如雨点般,伴随着无形剑气,向刘辰打来。

    这一招‘横扫千军’很简单,只有简单的一斩,但有些时候,最简单的攻击,往往才是最有效的。

    山巅之上,黯淡无光。

    没有光,因为连太阳都已被满天的落叶遮住,发不出任何一点光芒来。

    刘辰跳起,拔出手中的黑铁长剑。

    犹如一条遮天布的落叶,已被黑铁长剑劈开,裂成两半。

    落叶忽然全部落回地上,满地枯黄的山巅上,也多了一抹鲜艳的色彩。

    血,鲜红色的鲜血。

    一抹还散发着热气的鲜血,从段一贯的脖子里溅射出来,喷洒在枯黄的落叶上。

    因为这一抹鲜血,冰冷刺骨的山巅之上,有了一股暖流。

    刘辰没有说话,把剑插回剑鞘内,慢慢转身,走入凄凉的秋色之中……

    想起这些,刘辰忍不住叹了叹气。

    所有人看见他的时候,肯定都以为他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老人家,只会关心孩子的老人家,可是,谁又会知道,他也曾仗剑走天涯,也曾岭南斩蛟龙,也曾横刀向天笑,笑寂寥……

    一个人成为天下第一的最快方法,就是打赢天下第一的人。

    无论是谁,一个人若是太出名了,他的名声就会像凤凰的毛,麒麟的角,会引来无数的偷猎者,不得安宁。

    想要安宁,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自己先放下自己的角。

    因为他太出名了,所以每天都会接受到无数的挑战,他为了他的妻女,不得不隐姓埋名,归隐春雷山,弃剑练拳。

    这就是这个老人的一生,看似平凡却又充满江湖侠义的一生。

    虽然这个老人只是普通的站着,但叶别秋还是能感觉得出来,他身上的那种锋芒毕露、杀意逼人的气势。

    “咳咳,最后一个盒子呢?里面装的是什么?”

    叶别秋轻轻咳嗽了两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