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言情小说 > 名校养成系统下载 > 名校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能为友,莫树敌

第一百一十五章 能为友,莫树敌


作者:韭菜会飞
更新时间:2019-09-01 23:08:05


    往事如烟,有些事不只是个人的问题,更是时代的伤痕。

    石伟清的“大义灭亲”的壮举得到了上面的赏识,一时之间成了革命委员会的红人,并被报到了县上了成为了典型来表扬报道,一时之间威风大震,虽然他那时只有十三岁,但走在镇上的道路上谁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的点头哈腰。

    石伟清除了威风满满外,还获得免试免费就读高中的机会。那个时候的石伟清被认为是个人才,被上面决定要好好栽培,所以直接进了高中学习文化知识和政治思想。

    说归说,石伟清那时候是个特别聪明的孩子,他的学习天赋至少有A,甚至可能有S。毕竟在那个时候尚且少年的他想到干出“大义灭亲”这种傻事的没有一个聪明的脑袋瓜子可办不到。

    石伟清在高中的学习也顺风顺水,即使是经常去参加各种“活动”但成绩仍然是名列前茅,有没有水分就不可得知了。学习又好参加“活动”就积极,而且那是的石伟清还特会拍马屁说好话,于是,石伟清顺理成章的被推荐为大学生,可以免试就读汉华大学。

    当接到自己免试就读汉华大学的消息那一刻,石伟清内心激动不已,他觉得自己做对了,通过牺牲父亲换取前途,那时的石伟清毫无内疚感,甚至感觉“大义灭亲”这件事做得太对了,他似乎看到了一条康庄大道摆在自己面前。

    可惜。

    命运,总会和人开玩笑。

    石伟清就在坐着平步青云的美梦时,从京城传来的信息如同晴天霹雳击中了他,这个消息对无数的国人来说是个喜讯,但对他来说却是天大的噩耗。

    那个四个人的帮派倒台了。

    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四个人一倒台,笼罩在中华上空的乌烟瘴气也瞬间烟消云散,从上而下,兵败如山倒,革命委员会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被革权解散。

    他的父亲因为他的举报遭了不少罪,虽然没有死掉,但也落下了残疾,走路都有些不方便,在屡次批斗中也一条命丢了半条命。

    四个人倒台的消息传来,石伟清的父亲一会儿高声痛哭一会儿放声大笑的喊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石伟清父亲的“花”明了,但是石伟清的“柳”却彻底的暗了。

    赏识他的那些人全都倒下了,他叫嚣着打倒的那些人又重新站了起来,他的后果可想而知——他的厄运终于降临了。

    之前被当做典型来表扬的石伟清一夜之间又被当做典型来批评,免试进入大学的机会被取消、几乎所有工作单位等都不敢录取,而家里人也因为他“大义灭亲”举报父亲这件事,早已和他划清界限,除了他的母亲,他的父亲、伯父、叔叔、亲兄妹全都和他彻底决裂。

    政治格局,风云变幻,诡谲莫测,一旦你踏入其中,随时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心留一善,凡事不可太绝。

    而石伟清事情就是做的太绝,最后几乎把自己都绝了,众叛亲离千夫所指。村子里的人对他指指点点,镇上认识他的人也一改之前的唯唯诺诺,现在见到他都是面露讥讽。

    那天大雨,如同丧家之犬无处可去的石伟清在大雨里愤怒的哭泣着,他仍然不懂他做错了什么,怒吼着呐喊着质问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命运为什么要这样玩弄他。

    他以为他会很帅,最终却成了牺牲品。

    在大雨中晕倒的他最后被村里人背回了他家,无论孩子犯了什么错,母亲总是能去容忍,他的母亲接纳了他。给他治好发烧让他重新回归家庭,但是他的两个哥哥和妹妹却仍然无法原谅他,每天冷眼相对。

    他也没脸见他的父亲。

    但是石伟清不服,从天上摔落到地上的滋味让他很不好受,但年轻气盛的他不认命不屈服,也不认为自己有错,他发奋读书,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再次证明自己。

    石伟清很有志气,他也确实聪明,他考上了,分还很高,只可惜那个时候上大学是需要推荐的,没人会推荐他,也没有一所大学敢要他。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笑,而心理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更糟的,他母亲突然病死,先一步去世,没了母亲的存在他与家里其他亲人的关系更加恶化。

    后来,村里的学校正好缺老师,他莫名其妙就进去当了老师。他还不知道,这是他父亲用他的威望和人脉求着人家让他进去当的老师。

    父亲去世,石伟清的两个哥哥没有让石伟清见最后一面,甚至都不让他参加葬礼去坟上祭拜。

    父亲死后,几个人迅速分家,此时有些认命的石伟清在山村里安分的种起了自己的地,当起了老师,一当就是二十多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代旧人老去,一代新人出生,大家渐渐淡忘了曾经,石伟清又表现的比较安分,大家也就都慢慢认可接受了他。

    但是他心中却没有安分,晚上很多时候睡不着,他会想很多事情。尤其是得知自己一个曾经的“革命战友”进了镇政府工作后,他好像又看了自己起势的转机,于是他那颗压抑已久的心又活跃了起来。

    他们村离得镇上最近,石伟清便又积极了起来,拿出三十年前的那一套,跑腿、套近乎、扯关系、拍马屁,无所不用,他希望翻身,他从来都渴望翻身。

    镇上要建希望学校,他的老朋友信誓旦旦的保证他能够当新学校的校长,当了校长后还能拿到编制。

    他高兴的不行,感觉低了三十年的头又可以抬了起来,终于可以昂首挺胸扬眉吐气在村里大声说话了。

    但可能是他的报应还没有结束,空降的支教大学生林平成为了学校的校长,当得知这个消息时石伟清那心情就犹如当年得知自己免试进入大学的名额被取消时的心情一样,就如自己当年考了高分却上不了大学一样,他三天三夜未眠,整个人差点疯掉。

    他恨,恨这个林平,恨什么狗屁大学,恨什么狗屁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