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言情小说 > 名校养成系统下载 > 名校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 第三十章 冲突

第三十章 冲突


作者:韭菜会飞
更新时间:2019-08-02 08:46:05


    林平被刘大柱这一笑刺激了一下,心里想道:不行,这傻小子有点嚣张,我得杀杀他的锐气。

    这般想着,林平双臂加快划水,激起水花朵朵,整个人的游泳速度加快了几分。

    但是,林平预想的刘大柱会因为体力下降而游泳速度变慢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刘大柱仿佛真真正正的化身成为了一条鱼,在水里游得轻松愉快,纵使林平努力的向前游动,但却始终无法拉近和刘大柱的距离。

    “呼——”

    林平从水中一下子拱出头来,他终于到达了终点游完了这段路程,但是刘大柱比他早了两秒到达终点。

    “刘大柱赢了!刘大柱赢了!”

    “林老师没有游过刘大柱!”

    其余几个男生高兴的起哄起来,那样子仿佛游泳比赛赢了林平的不是刘大柱,而是他们自己。

    在学生时代,能够在某一方面战胜自己的老师,应该是学生们最开心的事情之一。

    而林平,可以说是一败涂地。刘大柱在比他多游了七八米的情况下,还能提前两秒返回起点,这小子水里的能耐真的是十分了得。

    林平对着刘大柱伸出了大拇指,由衷的说道:“厉害,刘大柱同学真的厉害。这游泳水平,比老师厉害多了。”

    “大柱牛逼!”

    “大柱威猛!”

    其他几个孩子跳进水里将刘大柱举了起来抛向空中,然后“哗啦”一声刘大柱掉入水中,砸起巨大的水花。

    而刘大柱在受到林平的表扬和伙伴们的赞扬后开心的一个劲儿的傻笑,高超的游泳本领给他赢来了尊重。

    “哎,你们干什么呢!谁让你们下水的?”

    正当大家玩的开心,突然远处的坡上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吼声。

    那个个男人边喊着边跑了过来,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林平看着这个男子,正在想着如何和这位莫名其妙的男子沟通,却只听见旁边的刘卫国低沉着声音说:“我爹。”

    “卫国!谁让你下水的,小兔崽子,反了你了是吧!”

    刘卫国他爹敞着上衣袒露胸膛,下面裤腿子挽着,手指头指着刘卫国一边骂一边把鞋脱了下来,那阵势就要呼刘卫国几鞋底。

    “您好,请息怒,是我带刘卫国来下水的,我是他的老师,我觉得咱们有必要沟通一下……”林平客气地说道。

    刘卫国的父亲把手中的破鞋一调,用鞋尖指着林平的鼻子:“哦,你就是那个城里来的大学生啊?我说怎么还臭水沟里出来个白王八,整你这么白净个人。原来你就是学校里新来的老师,你是老师你怎么带的学生?你不好好教他们上课,你带他们来下水,你有病是吧?你是不是想把这六个娃全弄死在水里,你安得什么心?”

    林平眉头微微一皱,这人说话是真的磕碜,但这几天下来,对山里部分人的素质也已经司空见惯了。这一切更坚定了他要把孩子们培养成文明、有素质的人的决心。

    林平刚想开口说话,但是一旁的刘卫国走上了岸站在他父亲面前,直接着他父亲的眼睛:“爹,你管得着吗,你凭什么说人家林老师?”

    “妈的,小兔崽子,反了你了是吧?你怎么跟你老子说话呢?”刘卫国的父亲举起手来,一鞋底打在了刘卫国的肩膀上。

    刘卫国伸直了脖子说道:“打呀,继续打,反正我哥已经被你打跑了,六年多没回过家,来,把我也打跑吧。”

    刘卫国的哥哥刘建国,是当年和缸子一起下水的人之一,缸子被淹死,其余下水的孩子都受到了牵连,每家每户适当给缸子家几个钱当安葬费。而刘建国也被他爹狠狠的打了一顿,美名其曰叫做长记性,在小伙伴溺亡和父亲毒打的双重打击下,刘建国没多久就偷偷离开了这个山村,去城里打工。这一走就是六年,除了过年给家里寄些钱证明他还活着,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刘卫国的父亲愣愣的举着破鞋没有落下第二次来。

    “平常在家里,我除了上学就让我下地干活,种地、拔草、喂羊喂鸡,我不说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可是,你和我妈关心过我吗?”刘卫国看着父亲说道,“好,自从哥哥那事后不让我下水,但这么多年来我偷偷下水过好多次,你知道吗?”

    “你……”刘卫国的父亲气的说不出话来。

    “以前小时候我好几次求你带着我下水,你都拒绝,后来我知道了你根本不会带着我下水,我就不找你了,我直接偷偷来下水。”刘卫国直截了当的对他父亲说道。

    “你……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吗?”刘卫国父亲语气缓和了许多。

    “够了!”刘卫国吼道,“你和我妈一个天天去东庄打牌赌钱,一个天天在家里喊左邻右舍来搓麻将,每天就是跟我说两句:注意安全、好好学习、不要下水、早点回家,这就是为了我好?就是咱们家的狗,我每次上学从家里走出门口的时候它也会叫两声,它也是为了我好!”

    “小时候我说‘爸,带我去河里玩’,对,你就说不安全,你就说没时间,然后呢,扭头把我扔下自己去打牌赌钱。你以为我现在长大了还不懂么?还是小孩子吗?你没时间陪我,有时间打牌对吧?你和我妈眼里除了牌和麻将,真正的关心过我吗?”刘伟平直视着他的父亲。

    “你……”

    刘卫国的父亲看着眼前的儿子说不出话来,此时他才意识到他这小儿子也已经15了,在古代已经是成人,到了可以结婚的年龄,不再是那个缠着自己的小孩子。

    “看你今天这幅气急败坏的样子,打牌又输钱了吧。”刘卫国冷冷的说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林老师呢?人家至少课堂上教我们知识,课下还能来陪我们玩耍。下水不安全,是不安全,但有你们大人看着点不就安全了吗?人家林老师能陪我们下水玩,你呢?打完牌输了钱正好碰到过来耍威风?”

    刘卫国父亲看了看林平和其他五个孩子,身为老子的他被儿子在这么多人面前教训数落,感觉丢尽了面子,再次狠狠的一鞋底落在刘卫国身上:“我是你老子,是你爹,你小子长大了翅膀硬了,能耐了是吧?训起老子来了,敢和老子顶嘴了?胳膊肘往外拐?”

    刘卫国的父亲说一句话就呼刘卫国一鞋底,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中国式父母,在没理的时候就喜欢搬出家长那套“老子儿子,父父子子”的理论压制孩子。就好像是父母打骂孩子天经地义,儿子反驳老子就是大逆不道。

    林平看不下去了上来一把握住卫国父亲的手,然后说道:“一个父亲的威严不是打孩子打出来的,一个父亲的尊重也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得来的。”

    刘卫国在林平身后对着他父亲喊道:“你除了打骂我和我哥,你还会什么做为父亲的本事啊。打啊,打跑了我哥,再来打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