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TXT小说下载网-提供txt小说全本下载!电子书全集下载!欢迎各位书友光临猪猪电子书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魔幻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下载 > 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 > 第八十四章 白夜追凶(又中)

第八十四章 白夜追凶(又中)


作者:赵青杉
更新时间:2019-03-06 21:12:43


    (大章更新,补前两章不足的字数!求票!求订阅)

    莫斯科时间8月3日晚间6时。

    前往曹县的240经过了叶卡捷琳堡,从这里开始它将重复K20的一段行程,一直到克拉斯诺雅尔斯克,K20南下转向伊尔库茨克,而240则北上转向乌斯季库特,两趟列车都不会错过夹在伊尔库茨克和乌斯季库特之间壮美的贝加尔湖。

    但眼下显然不是期待贝加尔湖无上美景的时候。

    夕阳西下。

    名叫海鸥号的灰色俄铁驶过了伏尔加河满目的波光粼粼,肥大的西伯利亚银鸥在温柔荡漾的河面起舞,河岸林立的白桦林和如泛白潮水的暮霭,让列车的窗户变成了赏心悦目的油画框。

    和窗外优美祥和景色截然相反,房间内的气氛相当的凝重,李济廷和微胖眼镜男都站在颜复宁旁边,三个人一起盯着军用笔记本,屏幕上播放的K20上混乱的局势。

    流言经过一个下午的发酵,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彻底爆发。

    首先是比较开放,人员又密集的硬卧车厢,在历经了两次爆炸的八号车厢的乘客带领下试图冲击由黑帮把手的车厢连接处,好能够拉下列车的紧急制动阀,让这辆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列车彻底的停下。

    而黑帮份子手持着武器站在铁门的另一端严阵以待,大声的警告正在那安全锤敲击玻璃的俄罗斯人,但这毫无作用,拿着铁锤击打钢化玻璃的俄罗斯壮汉怒吼着:“你们答应过会向上面汇报的,但现在怎么还没有消息?”

    “也没有水卖!也没有食物卖!你们是想我们饿死在这辆车上吗?”跟在后面稍微瘦弱一些的男子也跟着喊道,于是全是大声附和的声音。

    为首的强壮男子继续大力的挥舞着安全锤,钢化玻璃每发出一声哀鸣,车厢里就响起了“乌拉”的欢呼,眼见玻璃裂出了一道道蛛网,马上就要分崩离析,端着AK47穿着迷彩服的黑帮份子拿着对讲机心急如焚的问道:“七号车厢的人要冲出来了,现在怎么办?”

    片刻之后,对讲机那边在嘈杂的电流声中响起了一个隐约的命令,“先警告,要是还不听劝阻,就开枪击毙闹事的人....”

    拿着AK47的黑帮份子,看了看他身边汗如雨下的同伴,有些犹豫,此刻他对面狭窄的通道里挤满了俄罗斯人,谁都知道俄罗斯男人性格暴烈,如果开枪,击毙一个绝对是不顶事的,这样的话事态也许就真的难以收拾了。

    要换一个时间点,换一个事件,他是绝对不会开枪的,可想到“六亿美金”的传言,他咬了咬牙端起了AK47先朝着车顶打了一梭子子弹,然后大声喊道:“你们还要继续的话,我就要开枪了!”

    红色的火光在逼仄的列车连接处迸裂,子弹击穿铁皮嗖嗖声,以及黑帮份子的严厉警告,让锤击玻璃的速度慢了下来。

    走廊里俄罗斯人停止了欢呼“乌拉”,连接处的黑帮份子也停止了开枪,车厢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

    然而这警告来的太迟,已经支撑不住的钢化玻璃就在这个时候“哗啦啦”的从铁门上散落下来,在淡蓝色的铁门上留下了一个24英寸显示器大小的方框。

    端着枪的黑帮份子和挤在走廊里的乘客在命悬一线之间对峙,两方人的视线都不敢挪开,双方脸上全都是汗水顺着面颊流淌到下巴,滴落到有着无数凸起小点的铁皮地板上。

    顿时,气氛紧张到快要形成第二次爆炸。

    就在这时,列车里响起了广播,“请大家保持情绪稳定,不要冲击列车连接处试图让列车紧急制动,我们一直没有停车是受到了车城恐怖份子的威胁,如果停车的话,他就会引爆藏在车上的炸药,前面的两次爆炸都是来自大的警告,现在俄罗斯解救人质工作小组已经同恐怖份子取得了联系并开始谈判.....请大家待在各自车厢和座位不要随意走动....”

    这则广播瞬间就让硬卧车厢里汹涌的气氛暂时平静了下来,但却使得原本还算平静的四人软卧和两人软卧一同陷入陷入了恐慌,整个列车都被这巨大的谎言拉进了深渊,气氛沉重人人自危,不少地方都能听到隐约的哭泣声。

    俄罗斯人被车城恐怖份子挟持不是一次两次了,95年俄罗斯布琼诺夫斯克人质事件,04年的别斯兰人质事件,16年的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这都是血与泪的惨痛历史。

    在俄罗斯有句吐槽的话:“在俄罗斯千万不要成为两种人,恐怖分子和被挟持的人质。”看上去这是句废话,然而这里面却是指的俄罗斯不妥协的性格,成为恐怖份子只能被击毙,而成为人质你有可能被恐怖份子击毙也有可能被军方击毙。

    俄军的许多次人质营救行动都导致了相当数量的人质死亡,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死亡人质比击毙的恐怖分子都多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上面那句吐槽的原因。

    看到事态暂时得到了控制,李济廷叹息了一声说道:“纳粹德国和日夲帝国是民族主义与领土占有之间的联系的两个最极端的例子。想要建立‘千年帝国’的目标远不止是在政治上重新统一所有讲德语的各国人民,它还包括控制乌克兰‘大粮仓’和其他斯拉夫国家,让那里的人民为帝国提供廉价的奴隶劳动力。日夲人也同样坚信只有直接占领满洲领土,而后占领重要的石油产地荷属东印度群岛,才能实现日夲增强民族力量和取得全球地位的目标。同样,俄国几个世纪来一直把俄罗斯民族的伟大同领土的占有等同起来。甚至到了二十世纪末,俄国仍坚持认为必须继续控制车城人。后者不是俄罗斯人,但有一条重要的石油管道从他们居住的地区通过。控制车臣是保住俄罗斯大国地位的必要条件。对于一个伟大帝国的复兴来说,个人的意志甚至一个民族的意志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地球就是一个棋盘,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

    颜复宁不知道李济廷为什么会突然发出这样的感慨,明明K20上发生的事情就与车城人无关,他微笑着说道:“如果您都是微不足道的棋子的话,那么这个棋盘得是整个宇宙才行.....”

    微胖眼镜男则拍了拍颜复宁的肩膀说道:“没想到你沉默寡言的,还这么擅长溜须拍马。”

    “我觉得老大这样的至少是王后这样级别的,说他是马实在太不尊重他了。”

    李济廷丝毫不介意被人开玩笑,微笑着说道:“那我宁愿当马!”

    微胖眼镜男眨了眨眼睛嘿嘿一笑,说道:“我觉得您应该是炮.....”

    李济廷扇了下微胖眼镜男的后脑勺,“谁叫你这个有去无回的小兵过来的,干活去,凑过来干嘛?”

    微胖眼镜男回答了自己的位置上,李济廷又说道:“看好德国佬和法国佬的位置,接下来有场硬仗要打!”

    微胖眼镜男皱着眉头说道:“老大不对啊!看这情况希尔科夫在K20上的几率比在240上的几率还大,黑鹰和鸢尾花干嘛要在240上主动招惹我们?”

    李济廷淡淡的说道:“因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谨慎应对,这一次可不是开玩笑的。”

    “知道了,你都交代过很多次了!”微胖男挥了挥,依旧满脸轻松的说道。

    李济廷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大,但是谢小姐和那个成默已经失去了踪迹,无法监控了不要紧吗?”颜复宁看着电脑屏幕又问道。

    “没关系,他们算不上重要,让他们自生自灭吧!”李济廷仿佛不经意的回应道,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成默和谢旻韫的死活。

    ————————————————

    此时似乎被抛弃的成默正站在十一号车厢和十号车厢的连接处,他又一次用钥匙打开车门,顿时强烈的风和忽然增大的轮轨喧嚣就灌了进来。

    车门之外,夕阳西下。

    天际线浮着如潮水般泛白的暮霭,橙色的太阳在绿色的原野边缘,像是沉默的注视者。

    成默偏转身体对两个光头党的人说道:“扔下去.....”

    于是在他身后两个光头党的人轻车熟路的将肩膀上纹着匕首纹身的野狼帮帮众推下了列车,已经昏迷过去的野狼帮帮众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像尸体一般滚落不见,如同投进大海的石子。

    显然对此这两个俄罗斯已经习以为常,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

    实际上这样的事情他们每个人都至少做了七八次,准确的说整个下午成默已经命令他们将二十一个野狼帮的人扔下了列车,得益于各个帮派并没有统一的管理,十分的混乱不说,还各自为政,加上野狼帮为首的瓦鲁耶夫已经挂了,所以成默清除野狼帮的事情居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尼古拉斯看着成默把列车的门拉上,风声消弭,列车鼓噪变小,夕阳消失在视野,他又一次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野狼帮一共就差不多三十个人在这趟车上,现在几乎已经快被神秘男子“林”全部扔下车了,他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像瓦鲁耶夫一样作死,的罪眼前这个杀星。

    要不然自己和自己的手下也会是无情被从列车上抛下去的人。

    “接下来,我会单独行动一段时间,你们去九号车厢,守住埃文斯一家.....”成默对尼古拉斯和他的两个能够交心的铁哥们说道。

    他的载体使用时间快到了,他必须得回到本体才行。

    虽说下午并没有能找到太多关于曹县女人的线索,也没有能找到希尔科夫,但起码他清楚了最大的不安定因素野狼帮的人,极大的保障了自己的安全,也算是不小的收获。

    “神使大人,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尼古拉斯恭敬的问道。

    “把列车上的警察不是警察的事情散播出去,让乘客们知道,他们其实是被一群黑帮控制了....”成默淡淡的说道。

    尼古拉斯点头,“好的,神使大人....”顿了一下尼古拉斯又问道:“那么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应该怎么联系你?”

    “去跟九号车厢的那个女孩子说,她能够联系上我.....”说完成默就转身走向了洗手间,然后在尼古拉斯和他的两个手下的注视中把门关上,接着选择了回归本体。

    “去跟九号车厢的那个女孩子说,她能够联系上我.....”说完成默就转身走向了洗手间,然后在尼古拉斯和他的两个手下的注视中把门关上,接着选择了回归本体。

    一分钟之后他在埃文斯的包间里醒了过来,床底下一片漆黑,他已经被几重被子捂出了一身的汗,由于被被子裹的太紧,他甚至有些动弹不得,挣扎了几下,毫无作用,于是成默小声喊道:“学姐!把我弄出去。”

    他上面的床板顿时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响动,接着床单被掀了起来,蹲在床边的谢旻韫弯腰看着他,黑色的长发在她肩膀处倾泻下来,一双璀璨的眸子就镶嵌在其间,那是世间最美的琉璃,尽管那带着湿意的眸子有些沉重,但沉重的很美,她的表情看似波澜不惊,可那一双眼睛里却浪涛汹涌,暗藏深意。